您好!歡迎訪問東莞樂億佳太陽能有限公司網站!   加入收藏 | 在線留言 | 聯系我們
 全國統一服務熱線:  137-2810-6660
產品分類導航
太空能熱水器
家用一體機
家用分體機
商用空氣能機組
采暖機組
聯系我們
全國統一服務熱線:
137-2810-6660
東莞樂億佳太陽能有限公司
地 址:東莞市大嶺山鎮顏屋村王園路42號
電 話:0769-85637338
傳 真:0769-81602831
聯系人:王先生 13728106660
主 頁:www.aozyft.live
您的位置:首頁  ->  81000004PG6507RM -> 誰能抓住太陽能的尾巴

誰能抓住太陽能的尾巴


因為幾乎偏執的冒險,軟銀的孫正義與漢能創始人李河君,都被視作“瘋子”。
而在他們看來,自己無非是找到了開啟未來的“秘鑰”。
20年前,孫正義在質疑中,瘋狂押注移動互聯網,如今又在一片驚呼中,大舉進軍人工智能。因為早期慧眼投資阿里,他已成為中國人眼中的財富傳奇。
李河君“兩個八年”的傳奇故事同樣眾所周知:其一是歷時八年建成截至目前依然是全球最大的民營水電站:金安橋水電站;其二是再用一個八年,從零開始,引領漢能成為全球薄膜太陽能行業的領導者。
如今,兩人的軌跡交匯于一點。
為解決日本能源危機,近幾年,孫正義開始海外各地投資太陽能發電廠,甚至進軍中國,試圖打造一個“超級電網”。與此同時,同樣在思考中國能源未來的李河君,正在用更輕便、可移動的薄膜發電技術,締造全球太陽能發電的新規則。
未來有機遇,亦有變數,兩個手握“秘鑰”的冒險家仍在路上。
破 解“能源危機”
新世紀來臨之際,能源危機陰影悄然而至。
2011年,日本9.0級海嘯引發福島核電站的核泄漏事故。由此引發輻射、污染、油價飆升等接踵而至的問題。從日本到世界,都開始反思能源安全問題。
日本投資大亨孫正義,為本國的能源危機擔憂。為此他提出“亞洲超級電網”構想:使各國光伏等發電電力相互融通,利用海底電纜連接亞洲以及世界各地的電網。
他構想出兩條路線:一條是從蒙古經由中國和韓國,另一條則從蒙古經由俄羅斯,最終都到日本并網。孫正義將這兩條路線合稱為“Golden Ring”。
彼時,隔海相望的中國面臨著相似的問題。多年以煤炭為主的能源結構,為環境和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帶來隱憂。深耕清潔能源十余年的李河君,也在為中國能源環境的未來,探索破局之道。
孫正義超級電網的思路是“集中”,而李河君則在探索“分散”的可能性。
2016年7月2日,北京奧森公園,漢能研發的四款全太陽能動力汽車亮相于觀眾。在投入數百億元之后,漢能迎來了屬于自己的收獲期。
李河君站在臺上,向聽者描繪今后的生活:天上的衛星、飛機,到地上的瓦房、汽車、背包、大衣……都可以利用太陽能發電,電能可以被存儲、被交易、被共享。
他描述著下一個時代的能源輪廓,集中式發電轉向分布式發電的趨勢無可逆轉,能源行業將實現從“集中生產、集中傳輸、分散消費”到全民“自發自用”的轉向。
未來,能源將成為非典型性公共資源,移動能源的全面應用將重塑能源格局,進而引發國際戰略資源的重分配。而掌握核心技術的漢能,走在了前面。
無論是孫正義還是李河君,解決能源危機的探索都還任重道遠。
以孫正義設想的“超級電網”為例,學界有聲音指出,“超級電網”如同一個復雜而系統的巨型機器,還需攻克眾多技術與協調方面的難關。例如,其依賴的交流特高壓技術尚未成熟,大規模斷電、電力過度損耗等隱患需要重點考慮。曾做研究多年的俄羅斯、美國、意大利等國,均不再采用這一技術。用超級工程締造一張大網,將電力固定傳輸,前路仍需逐步摸索。
而李河君所選擇的移動化,也正在逐漸進入現實的過程當中。當下的新能源利用,分布式已成為必然趨勢。發電端與受電端距離更近,比如在一個社區旁就可以建立一個太陽能電站,無需長距離運輸。而薄膜發電技術,尤其適用于分布式、可移動的模式中。
早在2013年,李河君就曾提出:分布式光伏發電,將是未來人類最最主要的能源應用方式。薄膜太陽能具有可透光、可彎曲、安裝便利、可弱光發電等獨有特點,也更容易進入普通百姓的生活。
2017年7月,漢能推出“漢瓦”,將將建筑材料與光伏技術相結合。其芯片平均轉化率可達17.5%,可以大量應用于寫字樓、城市住宅、農村建筑等建筑上,在經濟效益之外,實現巨大的社會效益:每安裝100GW的漢瓦,可以為國家一年減少20%-25%的碳排放。
李河君時常翻閱的書中,有一本是美國著名趨勢學者里夫金的《第三次工業革命》,書中對分布式能源有著更為美好的暢想。漢能和李河君的努力,正是為了讓這些場景不再止于想象。
偏執的遠見者
來自未來的線索,只有少數人能夠把握。孫正義與李河君都屬于幾乎偏執的遠見者。
從“超級電網”的構想不難發現,孫正義更偏向于集中力量、大開大合的打法。而李河君則偏向于從個體需求著眼。
兩種路徑的基礎,都是勇氣。
2003年,先后投資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孫正義,開始關注尚處襁褓的移動互聯網。2004年他前往加州拜訪喬布斯,希望可以在日本獨家銷售iPod+手機。2006年下半年,軟銀用1.75萬億日元并購了日本第三大運營商、被稱作“正在下沉的船”的沃達豐日本。
隨后軟銀股價暴跌六成,媒體報道中,孫正義被稱作“瘋子”。
2008年,iPhone 3G進入日本市場。后來的故事世所熟知:iPhone開啟了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大門。孫正義說:“我看的不是30年后而是300年后;我不看昨天,不看現在,我看的是未來。”
因為對未來的預見,李河君同樣被視作“瘋子”。
在當選全國工商聯新能源商會會長的2006年,李河君開始接觸當時風頭正勁的光伏行業,當時的他對很多投資光伏的企業家充滿不解:光伏每度電成本超過3元,自己的老本行水電成本才一毛多,幾乎沒可比性。
但他迅速改變了看法,原因是光伏產業技術的飛速迭代:“通過三到四年的思考和觀察,我明白,太陽能是真正的大能源,是唯一可以大規模替代傳統能源的能源,可以把化石能源干掉的能源。”
那些年,晶體硅在太陽能光電池市場已經占到了90%以上的份額。但李河君對這塊早已成熟的市場興趣不大,他的目光已經掃向遠方,他要進軍薄膜太陽能產業。
如同孫正義無比篤信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明天,李河君也選擇擁抱未來:他認定薄膜輕、薄、柔的特點具有更廣泛的應用前景,且未來轉化率必將超過晶硅。
漢能正式宣布進軍薄膜時,李河君幾乎遭遇一邊倒的質疑。一些中國頂級企業家朋友勸說他:“河君,你千萬不要亂動,你好不容易把水電熬出來了,你這么一弄就死掉了”。
李河君不為所動,他堅信自己的判斷:薄膜發電讓能源自由化,移動化,這才是太陽能解決能源困境的正確答案。
整個市場都看好晶硅的時代,研究薄膜太陽能的企業大多生存困難。也因此,漢能得以不受太多限制地先后收購德國Solibro、美國MiaSolé、Global Solar Energy和Alta Devices等多家公司,幾乎把全世界薄膜太陽能的尖端技術和科研人才都納入麾下。
李河君穩穩地抓住了這場能源革命中最關鍵一環——技術,剩下的一切都水到渠成。在漢能持續推動下,全世界已經意識到薄膜太陽能的巨大價值。近兩年,諸多世界投資機構開始關注中國的光伏市場。
孫正義在收購沃達豐日本后有耐心地等待了兩年,直到iPhone發布并進入日本;李河君則悠閑地走在江畔──他已經看到了對岸,心如明鏡。
未來的布道者
未來已來。
近幾十年來,撬動未來杠桿的人,無一不像孫正義與李河君一樣,是充滿遠見的冒險家。
比爾蓋茨創立微軟之際,沒人能想到,這個年輕人能夠開啟計算機與互聯網的時代。拉里佩奇與同伴成立谷歌時,鮮有人意識到搜索引擎將人類的距離縮短,當他們進軍人工智能領域,人類不可能想象到,“阿爾法狗”對陣大師時的所向披靡。
他們都在站在未來,解決現實痛點的人。盡管他們當時的大膽舉措,往往招來疑慮的目光甚至嘲笑。正是這些冒險,推動著人類生存與發展的進化。
2016年7月18日,軟銀以234億英鎊現金收購英國芯片巨頭ARM,進軍物聯網。孫正義樂觀地預計,未來20年,物聯網設備的數量將會超過1萬億臺。按照他的設想,人工智能的語音和視覺識別能力,已經超過人類,如果有1萬億物聯網設備,AI趕超人類的奇點將到來。
為了讓這一切擁有更充足的動力,孫正義仍在持續加碼光伏太陽能。2015年,孫正義在新德里宣布,將進軍印度光伏發電市場,計劃10年內投資200億美元,建設太陽能發電站。
而在太陽能這條路上,李河君已經斬獲頗豐。
落后終將被淘汰。2015年,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發布《太陽能未來》報告,建議美國政府轉向薄膜太陽能這種“面向未來”的技術,而降低晶硅電池成本——這種“短期研究”,已沒有太大價值。
漢能多年的堅持與探索,讓越來越多的國家和企業意識到薄膜太陽能的巨大價值。這一市場迅速擴張,引來了更多玩家入局,其中不乏央企和資本大鱷。
可漢能在技術上的積累讓對手只能望洋興嘆。
全球薄膜太陽能領域的多數高端人才,大多聚集在漢能體系。連同頂尖科學家在內,漢能坐擁全球薄膜太陽能技術人員近2000名。在薄膜領域,漢能長期保持五項世界紀錄。如今漢能擁有2000余件專利,其中發明專利近60%。
用李河君的話來說:“其他企業在未來5到10年都很難追上漢能的步伐。”
今年4月,漢能與福耀玻璃研發的太陽能汽車全景天窗,亮相上海;6月,漢能與摩拜單車合作,載其車筐安裝漢能薄膜太陽能組件;7月,采用漢能技術、國內最大噸位薄膜太陽能動力豪華游船,在洞庭湖上正式下水;8月,漢能和奧迪簽訂戰略合作備忘錄,計劃將推出薄膜太陽能全景車頂解決方案……
李河君的“野心”不斷放大:開啟能源“奇點”,顛覆人類利用能源的方式成為他的使命。他深信:“薄膜太陽能帶來的移動能源,將最終替代傳統供電方式,實現真正的能源自由。”
多年來,孫正義先后投資過斯康達、新浪、網易、攜程、人人網等眾多中國企業。在他心中,也正在謀劃與中國太陽能市場的合作。他曾設想,在中國的戈壁沙漠建設太陽能光伏發電施設,將發出的電力輸到日本。或許不遠的將來,兩位目光超前的冒險家,注定將在中國乃至世界的太陽能市場相遇。
孫正義堅信“時間機器理論”:美國走過的歷程,會在日本重演,也會在中國重演。而漢能多年來的技術積淀,已讓中國在薄膜發電領域獨處世界頂尖位置,不再追隨別人的步伐。
2013年,李河君在《中國領先一把:第三次工業革命在中國》提出,每一次工業革命都會催生一個大國的崛起,第一次工業革命受益的是英國,第二次是美國,而第三次機會,該輪到中國了。
對中國清潔能源領域而言,日出之際已然到來。
[返回]   
掃描進入手機網站
掃掃關注更多
掃描添加個人微信
掃掃關注更多
關閉
11选5免费彩票软件